<var id="zb319"><del id="zb319"></del></var>

<dfn id="zb319"><th id="zb319"></th></dfn>

          <form id="zb319"><menuitem id="zb319"><font id="zb319"></font></menuitem></form>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毛澤東學院

            天眸:批駁抗戰錯誤導向——在“紀念毛主席《關于平原游擊戰的指示》86周年座談會”上的發言

            時間:2024-04-22 11:17:06  來源:毛旗網  作者:天眸

             圖片1_調整大小.jpg 

            摘要:紀念毛主席《關于平原游擊戰的指示》86周年的最好方式就是按習近平總書記系統研究抗戰,批駁錯誤導向的指示,“把歷史的內容還給歷史”。(恩格斯語) 

            批駁抗戰錯誤導向

             ——紀念毛主席《關于平原游擊戰的指示》86周年座談會上的發言

            天眸  原創

             

             

            同志們:我們相聚在平原游擊戰火種燃起的故地紀念毛主席《關于平原游擊戰的指示》86周年,在這個紅色精神家園里尋根溯源,意在知往鑒今。 

            86年前的今天,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同志,在延安的窯洞里,寫了關于平原游擊戰的指示,以他和張聞天、胡服的名義向八路軍發出,電報指出:根據抗戰以來經驗,在目前全國堅持抗戰與正面深入群眾工作兩個條件之下,在河此、山東平原地區的發展抗日游擊戰爭,堅持平原地區的游擊戰,也是可能的…… 

            這一指示可不是毛主席心血來潮,突發其想,一拍腦袋就發號司令,第一句根據抗戰以來經驗,這經驗是何種經驗,是誰提供的?可以說,沒有這個經驗依據,也就沒有這個指示。 

            提供這個經驗的人叫孟慶山,河北蠡縣萬安鄉孟村人,12歲開始討飯打工,后入馮玉祥部下任手槍隊隊長,隨26路軍在江西寧都起義,參加中央蘇區第四、五次反圍剿”,受傷次,長征中任軍委教導團團長。

            圖片2_調整大小.jpg

            七七事變,毛主席當即斷定日寇會很快南下,國民黨的軍隊擋不住,我們不能等,要搶在日本軍隊到達保定之前,開赴抗日前線,開展游擊戰,開辟敵后戰場。但戰友們大多認為,我們即將接受改編,做為國家的正規軍到戰場上和日寇真刀真槍的干一干,游擊戰已經過時了,要配合國軍打大仗,不應一夜又倒退回重新打游擊戰。再說河北大平原一馬平川,無山可依,無險可據,如何打游擊戰?。毛主席考慮到,我們的紅軍采取何種作戰形式才能在戰爭中生存發展,關系到我黨我軍生死存亡,關系到中華民族的生死存亡。在一時之間很難說服大家的情況下,抗大第二期學員中,挑選出河籍的紅軍團長孟慶山,面授機宜,讓他做為中央特派員,只身潛入即將淪陷的冀中平原腹地,去開展游擊戰,發動人民戰爭,創建敵后根據地。 

            孟慶山于1937年8月5日來到白洋淀南北馮村開辦黨員干部軍事訓練班,傳授毛主席交待的抗日游擊戰戰略理論和新戰法,訓練班緊鑼密鼓辦了四期,四百多名學員把學到的帶回各自家鄉發動群眾推而廣之,游擊戰火種迅速在冀中平原點燃,孟慶山按毛主席的布署,搶在日寇攻占保定之前,在孟仲峰村先成立了河北游擊軍第三營,給踏入冀中的日軍迎頭痛擊,此時,冀中的國軍撤了,政府官員都跑了,怎么配合他們打大仗?只有按毛主席指示的動員群眾村自為戰、人自為戰、無處不戰、無時不戰,孟慶山深感毛主席派他來進行獨立自主的游擊戰是惟一的正確選擇。絕不能給毛主席丟臉,他迅速地擴建河北游擊軍,把中國共產黨華北抗戰第一面紅旗插在冀中戰場上。 

            毛主席從日軍的天津臺收聽到山本聯隊在河間與敵首孟慶山部十萬余人激戰的消息高興極了,冀中的戰果證明游擊戰是人民戰爭的一種最生動的形式,對于激發全國抗戰意義重大。毛主席十幾天臥不解衣,寫出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8月22日,洛川開會的當天,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正式宣布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毛主席斷然拒絕了國民黨派遣他們的黨員來當八路軍干部的要求。他在會上提出:必須堅持共產黨領導八路軍的原則,必須堅持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原則,必須堅持開展獨立自主的游擊戰爭,變換作戰形式、改變部隊組織結構、制定配套的法規制度、儲備適應轉變的人才以及正確制定戰略轉變的步驟等。 

            中央洛川會議好不容易形成游擊戰略共識,卻被回國的王明以斯大林和共產國際執行委員的名義否定,他指責游擊戰是上不了臺面的戰法,提出沒有統一的國防軍與統一的正規軍是不能戰勝日帝的,必須一切經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不少同志都被唬住了,有些人竟振臂高呼:我們黨的天才領袖王明同志萬歲!一時間紛爭四起,造成目前我黨我軍干部不知所從,思想混亂到一定的程度,毛主席堅信只有人民戰爭才能救中國求新生。但此時毛主席的命令不了窯洞,這種亂套的局面不能任其發展,便與張聞天商量立即派王稼祥同志去蘇聯向共產國際說明情況。向河北、山東軍民發出《關于平原游擊戰的指示》。這就是這一指示的由來。 

            這些年由于復雜的歷史原因,平原游擊戰弄的面目全非了,從諸多的黨報、黨刊、黨網到一些政府平臺乃至一些自媒體的公眾號,把孟慶山這個平原抗日游擊戰的關鍵人物幾乎虛無了,提起平原游擊戰,千篇一律地言必呂正操,說他扛起了中共華北抗戰第一面紅旗,呂正操是國民黨東北軍691團團長,19377月入黨,10月率部下千余人在河北晉縣小樵鎮起義,由于當時還沒聯系上共產黨,自稱人民自衛軍。他派人去聯系已威名大震的河北游擊軍,得到給養和500名戰士補充兵源,孟慶山派黨員干部去幫助改造這支舊軍隊。我是在寫電影游擊戰劇本的采風中,發現了這段歷史被傳的越來離譜了。諸位請看;

            圖片3_調整大小.jpg

            我走進雄安第一個黨支部展館,幾乎是呂正操的個人紀念館,呂正操的大浮雕大照片占了整個展廳大部份。我問,為什么沒有孟慶山?工作人員領我到展牌末尾不起眼的地方指了指。我定睛一看,排在演員、小學校長等六人之下,才有一張孟慶山巴掌大的小照片和不到100個字的介紹。而且沒有游擊戰這三個字,我頓時火了,怒道:北馮村1927年建立黨支部,孟慶山是在10年后的193785日到此開辦第一期軍事訓練班,組建河北游擊軍。呂正操是北馮村黨支部成立14年后做為北馮村的女婿探親才到北馮村,這個黨支部有多少可歌可泣的人和事,不應該如此突出呂正操,更不應該對毛主席派孟慶山來北馮村燃起游擊戰火種一字不提,實在讓人看不下去了。

            去年10月,我特意去延安抗大紀念館尋找第二期學員孟慶山的資料,在抗大走出的366個少將名單中沒有孟慶山的名字,我問解說員是怎么回事?回答說因版面限制,有150位少將的名字沒出現。我說這不合適呀,沒有孟慶山,毛主席派孟慶山到河北開展游擊戰的這段史實何處尋呢?就這樣消失了嗎?

            圖片4_調整大小.jpg 

            我到河間華北烈士陵園尋找,一排排按官大小排列的漢白玉塑像中,沒有孟慶山。當年孟慶山組織兩萬兵力大戰河間,用童年時在老家玩的一種名叫“起花”的爆竹,綁上手榴彈和手雷,撲天蓋地的“起花炮”把夜空映的如同白晝,日軍不知這是什么先進武器,倉惶棄城撤出。今天給元帥賀龍、上將呂正操,黃靜、林鐵等幾個大官立了像,卻省略了當年指揮打河間的司令員孟慶山,也就省略了毛主席抗日游擊戰火種,化為歷史的煙塵。

            圖片5_調整大小.jpg

            我到雄安茍各莊去尋河北游擊軍路軍的地,也是該部指揮高士一的家鄉,村邊立一個紀念碑,我看到這碑驚呆了,上面寫著人民自衛軍第五路,這本是孟慶山收編的河北游擊軍路軍,怎么改為人民軍了?原本沒有人民自衛軍第五路這個番號呀,這是一座移花結木的假紀念碑。當地老百姓說,官大一級壓死人,一個上將呂正操在上,而且官至國家政協副主席,少將孟慶山只能到一邊涼快了。有位村民嘆道,這年頭是偽冒假劣橫行八道,這里能造假鴨蛋假驢肉也能造假紀念碑。我望著矗立在大平原上的這座假紀念碑仰天長嘆!

            圖片6.jpg

            這兩天一部由國家電影局批準拍攝的電影高士一在立假紀念碑的茍各莊舉行開機儀式,劇情介紹的是人民自衛軍第五路軍指揮高士一的故事。孟慶山長孫孟昱東聞訊,立即微信告知導演,你們把部隊的番號寫錯了。如此嚴重的歷史錯誤竟一級級的通過了審查。

            圖片7.jpg

            我走訪了冀中各縣大部分游擊戰遺址,除安平全國第一個農村黨支部紀念館肅寧抗日紀念館對孟慶山有所提及,其余都展示呂正操是中共華北抗戰的第一面紅旗,如此宣傳抗戰的輿論導向的深層原因尚不清楚,其中有一條按官大小排座次,似乎成了官場的不成文的規則。

            圖片8_調整大小.jpg

            說扛起中共冀中抗戰第一面紅旗的人不是毛主席派來的孟慶山,而是國軍呂正操起義舉起來的,如此說來,毛主席抗日游擊戰略和人民戰爭理比呂正操晚了一步?這未免太荒唐了吧!如此歪曲的歷史卻以訛傳訛到今天。

            圖片9_調整大小.jpg

            我們敬愛的毛主席從來沒有忘記曾經在冀中樹起中共第一面抗戰旗幟的孟慶山,1955927日,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極其莊嚴隆重的授銜授勛儀式上,毛主席與周總理給參會的二百余位將帥授銜,會議規定所有人行注目禮不說話,當毛主席給孟慶山少將授一級獨立自由勛章時,打破了會場寂靜問你是冀中的孟慶山吧?孟慶山回答:“是。主席這么多年了,您還記得我”?毛主席微笑著說,“那怎么會忘記呢?你在冀中有十萬大軍??!”散會后,周總理在院中碰到孟慶山,說:毛主席夸你是立了大功的。 

            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毛澤東同志在全國抗戰開始后就明確提出:‘我們主張全國人民總動員的完全的民族革命戰爭,或者叫作全面抗戰。因為只有這種抗戰,才是群眾戰爭,才能達到保衛祖國的目的。’……敵后根據地軍民廣泛開展伏擊戰、破襲戰、地雷戰、地道戰、麻雀戰等游擊戰的戰術戰法,使日本侵略者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我每當重溫這段講話,千里大平原,展開游擊戰的壯觀畫面猶在眼前,就想起當年兵力已超過115師四倍的河北游擊軍,想起那首穿越時空的歌曲:主席思傳四方,革命人民有了主張,男女老少齊參戰,人民戰爭就是那無敵的力量!

            圖片10_調整大小.jpg

            我們今天紀念毛主席《關于平原游擊戰的指示》86周年的最好方式就是按習近平總書記系統研究抗戰,批駁錯誤導向的指示,理清平原游擊戰這段歷史的脈絡,“把歷史的內容還給歷史”。(恩格斯語) 

            孟慶山長孫孟昱東,上個月就產生了在毛主席《關于平原游擊戰的指示》86周年(421日)這一天,在爺爺出生的蠡縣萬安鄉孟村,召開一次小型(十五人左右)的座談會紀念的想法,老家村兩委也積極地響應并做準備,17縣宣傳部通知不能舉行。孟昱東又趕忙聯系河北游擊軍發源地,雄安新區安新縣孟仲峰村黨支部,很快得到答復:經請示上級,不讓搞。理由如出一轍:此類活動需經上級審批同意方可。沒有上面的指示,我們不能搞。

            圖片11_調整大小.jpg

            那怎么辦呢?我早已準備好了發言稿豈不白寫了,欲講不能,欲罷不忍,便改為一篇紀念文章,發往紅色網站請求刊發,稿件發出第二天,雄安記初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張穎和雄安新區安新建忠醫院院長邢小敏發來邀請,這二位都是河北省女企業家協會的副會長,她們說在當初毛主席派紅軍團長孟慶山來發動平原游擊戰的原發地,舉辦紀念毛主席《關于平原游擊戰的指示》86周年座談會理所應該,義不容辭,我們公司無任何官方色彩,純屬公司的文化活動,邀幾位學界、軍界的朋友和河北游擊軍的后代到此一聚,縱論毛主席游擊戰略偉大之意義,實踐習近平總書記要系統研究抗戰,批駁錯誤導向。之行動。我為之感動,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一村的兩位女丈夫不讓須眉,她們辦成了官方某些偽干部黨員和膽小鬼不讓辦或不敢辦的這一座談會,在二位女老鄉身上,讓我們感受到冀中老百對毛主席的情義和對河北游擊軍前輩們的感情,并未因為86年的時光閃過而流失,今天的人們,比以往更強烈地懷念毛主席,懷念紅軍,我在來的路上望著大平原的麥田綠浪無邊,桃似火翠柳如煙,遙想當年那場驚天地,泣鬼神,波瀾壯闊的游擊戰,抗日健兒何處去?青松巍巍,綠水濤濤!耳旁響起一曲熟悉的旋律:男女老少齊參戰來,人民戰爭就是那無敵力量!

                                    2024421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