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b319"><del id="zb319"></del></var>

<dfn id="zb319"><th id="zb319"></th></dfn>

          <form id="zb319"><menuitem id="zb319"><font id="zb319"></font></menuitem></form>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天下雜談

            由之說天下:借鑒美軍,我軍構建新型軍兵種結構布局邁出關鍵一步

            時間:2024-04-21 18:47:18  來源:由之說天下  作者:由之說

                  近日,一個大新聞沖上熱搜:4月19日,信息支援部隊成立大會在北京八一大樓隆重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信息支援部隊授予軍旗并致訓詞。

            圖片

            圖片來自新華社

                 習近平在訓詞中指出 :“調整組建信息支援部隊,是黨中央和中央軍委從強軍事業全局出發作出的重大決策,是構建新型軍兵種結構布局、完善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的戰略舉措,對加快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有效履行新時代人民軍隊使命任務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可以說,調整組建信息支援部隊,是我國軍事變革進程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標志著我軍在構建新型軍兵種結構的戰略布局上邁出了關鍵一步,被普遍認為這是“不斷完善中國特色軍事力量體系”所取得的最新進展,我們倍受鼓舞。

                 國防部新聞局局長、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在答記者問時介紹表示,這次改革后,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體形成中央軍委領導指揮下的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等軍種,軍事航天部隊、網絡空間部隊、信息支援部隊、聯勤保障部隊等兵種的新型軍兵種結構布局。

                對此,4月20日的解放軍報發表評論文章:《努力建設一支強大的現代化信息支援部隊》。

            圖片

            圖為4月20日解放軍報頭版

                  評論指出:“勝由信息通?,F代戰爭是體系與體系的對抗、系統與系統的較量。誰掌握了信息優勢,誰就掌握了戰爭主動權。”

                 隨著科技的飛速發展,網絡信息技術已成為時代發展的“最大變量”。在信息戰已經成為了現代戰爭的重要組成部分的背景下,信息支援部隊作為全新打造的戰略性兵種,是統籌網絡信息體系建設運用的關鍵支撐,也成為提高部隊戰斗力的重要增量。

                外界認為,信息支援部隊的建立,旨在全面提升解放軍的信息獲取、處理、分發和利用能力,確保在現代戰爭中占據信息優勢,為各軍兵種聯合作戰提供強有力的信息支持。

                縱觀全球軍事變革,美國作為世界公認的軍事強國,美軍在軍事作戰理論與體系力量的打造上一直引領全球軍事變革的方向,值得全世界借鑒。

                 今天,我們從美軍關于信息化戰爭的思考與準備的歷史經驗中或許得到某種啟示。美國網絡信息化部隊建設始于20世紀90年代,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已成為世界上能力最強、規模最大的網絡戰力量。

                當年一場海灣戰爭,因美軍的作戰樣式突變與戰場表現讓我們刮目相看,美軍的“即時全球打擊系統”應運而生,那時我還在軍隊院校。記得美軍的單兵作戰裝備配有衛星電話,戰土可以單兵直接與聯合作戰指揮系統互動,這種“連接”給我們留下了十分深刻印象,也給我軍帶來了無比的震撼。也就是從那時起,一場軍事變革開始醞釀展開……“信息化戰爭”自此進入到我軍的研究視野與后來的裝備部署以及訓練實踐之中。自此我們沒有停止對美軍信息化建設的密切關注。

            圖片

            美軍網絡司令部(資料圖)

            — 1991年:海灣戰爭中,美軍對伊拉克使用了網絡信息戰的一些手段,這可視為戰爭雛形的始端。

            —1993年:美國三軍分別開始成立各自的信息戰中心,為信息戰提供信息支援。

            —1995年:美國空軍在空軍信息戰中心建立了空軍計算機應急分隊,即第9航空隊609信息中隊,主要負責實施進攻性和防御性信息作戰行動,研究網絡攻防作戰。

            —2002年:美國空軍為促進信息戰規范化,將情報、監視和偵察飛機統一集中到第8航空隊。

            —2005年:美國國防部正式宣布成立“網絡司令部”。

            —2006年:美國空軍第67信息戰聯隊改編為第67網絡聯隊,成為美軍唯一的專業網絡戰部隊。

            — 2007年:美國空軍成立臨時網絡司令部。

            —2008年:美國空軍賦予第24航空隊網絡作戰任務。

            — 2009年:美國國防部長蓋茨下令組建網絡司令部,美軍戰略司令部制訂出網絡戰作戰理念和計劃。

            — 2010年5月21日:美國國防部宣布,為了打擊敵對國家和黑客的網絡攻擊,“網絡司令部”于當天正式啟動。

            —2023年:美國網絡司令部披露,在這一年將國家網絡任務部隊(CNMF)部署到全球17個國家/地區。

            ……

                 從上述美軍加快網絡信息化成軍建設的時間軸線與軌跡,不難窺見美軍軍事變革的節奏與變奏。美軍越來越認識到:誰掌握了網絡的主動權、控制權,誰就能在現代戰爭中占據先機,扼住對方的咽喉。因而,網絡軍事安全及其戰略的發展與布局就顯得尤為重要。從斯諾登泄密的美軍情報證實美軍在這些方面的水平與能力已經發展到一個什么狀態?這是我們必須急起直追的理由與依據。

                 應當承認,美軍在網絡信息化戰爭積累的實戰經驗,給走在強軍路上的我軍帶來了重要啟示

            1. 加強網絡安全防御:提高網絡防御能力,維護信息主權與數據安全,保護軍事網絡和關鍵信息系統的安全刻不容緩。2月7日,360公司發布《美網絡安全威脅能力分析報告》和《美相關APT組織分析報告》,詳盡揭露了美國政府在全球推進網絡威懾戰略,對全球各國包括盟友發動無差別網絡攻擊等情況,觸目驚心,令人發指。

            2. 發展信息化作戰能力:培養具備信息化作戰素養的軍事人才,對于提升軍隊的信息化作戰能力十分關鍵。打造一支網絡作戰鐵軍,成為當務之急。須知,人才是第一戰斗力資源。須知,美軍具有網絡戰的技術起底優勢與人才優勢。

            3. 強化網絡情報收集與分析:加強對網絡情報的收集和分析,以更好地了解對手的動態。必須加快人工智能時代情報能力建設,重視大模型的戰場感知能力與分析能力的運用。美國的情報收集能力與人工智能發展首屈一指。據斯擔福大學的研究報告:2023 年,61 個著名的人工智能模型源自美國的機構,超過歐盟的 21 個和中國的 15 。美國也仍然是人工智能投資的首選之地。2023 年,美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私人投資總額為 672 億美元,是中國的近 9 倍。

            4. 推進軍事信息化建設:加大對信息化裝備和技術的研發投入,提高軍隊的信息化水平。我們慶幸華為的衛星與5G通信技術為中國軍隊的信息化能力補上了“短板”,提供了支撐。我們還慶幸建成了北斗定位系統,使得我國不再依賴美國的GPS系統,確保了“銀河號事件”不再重演。不過。我們要警惕馬斯克的“星鏈系統”計劃造成的新威脅。

            5. 加強網絡空間國際合作:與其他國家共同應對網絡安全威脅,推動網絡空間的國際規則制定。關于人工智能領域的風險控制很可能會成為未來一段時間內各國規范與立法的重點。2024年3月21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首個關于人工智能的全球決議《抓住安全、可靠和值得信賴的人工智能系統帶來的機遇,促進可持續發展》。不過,這只是針對非軍事領域的機遇與威脅,但在軍事領域就技術邊界來說,可能“無所不用其極”。

            6. 重視網絡戰略規劃:制定科學的網絡戰略,為軍隊的信息化建設和網絡作戰提供指導。注意到民用領域的國家規劃出臺了不少,但軍事領域的規劃可能出于保密不得而知,但不可或缺。

            7. 加強網絡應急響應能力:建立健全的網絡應急響應機制,及時應對各類網絡安全事件。為此,必須準備足夠多的“備胎”,堅持“平急結合”與“平戰結合”?,F在,世界“一張網”,網絡化已成為現代化的“代名詞”。其實,“網絡化”是把“雙刃劍”,越現代,可能越脆弱,越原始,可能越有生命力。每一個“節點”安全都可能影響整個網絡的安全,導致系統崩潰,甚至癱瘓一國的運行。俄羅斯曾進行過“斷網演習”進行壓力測試與風險評估,這是必要的。但網絡化不可逆轉,我們只能加強防范,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而不能“因噎廢食”反現代。

            8. 推動軍民融合發展:促進軍民信息化技術的共享和融合,提高國家整體的信息化水平。美國的軍工集團很強大。在軍轉民與民轉軍以及軍民融合上走在前面,我們同樣要統籌好經濟建設需求與軍事斗爭準備的相互關系,統籌好生產力與戰斗力的相互關系。加大軍民融合研究力度與產業對接速度。尤其是重視加快新質生產力與新質戰斗力的轉化。

            9 .不斷創新網絡作戰理念和戰術:適應網絡空間的快速變化,提高網絡作戰的效果,中國作為互聯網應用大國,有優勢發展出一種網絡戰爭的“拒止”能力,從而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以戰止戰”、“止戈為武”之目的。

                 以上是借鑒美軍這些年在加強網絡信息化能力建設方面帶來的九個方面的啟示與思考,不盡全面與精準,旨在探討,拋磚引玉。

                  總之。我軍應以這次組建信息化支援部隊為契機,立足我軍實際,著眼信息化人工智能時代未來,順應全球軍事變革的大趨勢與大邏輯,認真研究對手,借鑒對手的成功經驗與作戰樣式的創新啟示,特別是為應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應對我國外部環境惡化的挑戰,必須聚焦一在信息化作戰條件下新質戰斗力的真實形成,以不斷提升自身的網絡信息化作戰能力,加快強軍目標推進。

            圖片

                 對充滿光榮歷史的我軍來說,“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在此,祝我軍信息化支援部隊不忘初心,使命必達!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